要搬家了,有喜,有忧。

黄埔的老房子住了十几年了,说走就走,还真有点舍不得。毕竟,我在这度过了童年,度过了最难忘的时光。

老房子冬暖夏凉,不是吹牛。十几年来,我在家没开过一次空调,一次暖气,可我仍健康。楼顶还有个天台,大晴时可以晒被子。这么得天独厚的地方,在市里不是随便能找到的。

门前的体育馆修了补,补了修,终于还是被拆除了,准备建成商贸中心;屋后的大草地剃了长,长了剃,终于还是被拆除了,建起了20多层的居民楼。远处的“荒地”被开垦了,取而代之的是雄伟的图书馆;周围的“跳跳路”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锃亮的柏油。一切都在变,但看久了也就有了感情,甩也甩不掉。

三年前,邻居也是基友搬到了华景,我们的感情也冲淡了。如今三年后,我也要去华景,又要做邻居了。

记得好多年以前,黄埔还有田,而且不只一两处,绿油油的一大片。一天中午和他一起溜出去乱逛,穿到别人田里捞鱼,顺手牵羊了几个番茄,结果被发现了…至今想起仍想发笑。可惜,田早己不在了,记忆中很“野”的黄埔也只能留在记忆中了。

想想爸妈花了十多年的积蓄买了套比十年前还小的房子,心里总有些不爽。可经济在“发展”,也只能这样了。

城市在变迁,我也将走出郊区,住进城里。多了几分便利,却也少了几分清静。

梦中的自然呵,越来越远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