匆匆地走过街口,我只是一个过路人。

×××,又快迟到了。我心里暗想,不禁加快了脚步。

不远处有两个小女孩在玩耍——玩一把破扫把。其中一个骑在扫把上,像巫师一样跑来跑去。另一个却说:“不,应该这样!”一把抢过扫把抱在胸前,作弹吉他状。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。
周围行人匆匆——像我一样。但她们并不在乎,似乎这场演出不需要看客,又或者——她们自己便是看客。

我不禁放慢了脚步。

好久没看到这么天真的笑容了,有些欣喜,也有些惆怅。

思绪一下又回到了多年以前, 当世界的一切都是我的玩具时。

记得一年级时,我对电脑充满了好奇,但有没有机会见识一下真正的电脑,高科技只能存在于脑海里。那时,我经常和朋友在一起,用手上一切可获得的材料——纸板,绳子以及笔,再加上自己的想象来制作“电脑”。“电脑”功能和齐全,不仅有键盘、屏幕、时钟,甚至还有雷达、指南针等——当然,都是画的,但画得很认真。“电脑”是纸板做的,因此一折就断。但我们不在乎,仍乐此不疲地做着。尽管没人用,尽管只有我们俩在用。

如今,电脑有了,可童年时的那种欢乐却远了。

好想再回到那些年的时光,但时光一去不复返了。

突然发现,这么多年我好像是匆匆走过。童年已远但我却仍在憧憬,是不是走得太麻木了呢?

两个小女孩走远了,但她们银铃般的笑声却仍在回响着,回响着……

作为生命的过路人,我不甘只当看客,我也要做演绎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