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心灵窥视,用良知感悟,寻觅精神世界的失落。 —— 题记

地铁票

才刚到晚上八点,地铁站便已“门可罗雀”,偶尔一两个人从眼前晃过。偌大的站台,空虚着,萧索着——这并不像一个大城市的作风。

紧攥着手中的地铁票,生怕它被风吹走了——香港真能信任人呵,地铁票制作得如此薄,如此简陋,一点也不“高科技”,难道就不怕有人造假?对于见惯了内地地铁票的我来说,实在值得琢磨。

电梯

“嘿,”同伴拍了拍我肩膀,轻声说,“你看……”

我回头一看——顿时觉得糗大了。

后面一排人都靠在扶梯右边有秩序地站着,整齐而不乱;而我——像往常一样靠在左边的扶手上,入迷地玩着手机……我“刷”地脸红了,立刻向右边挪了一步。

“上下楼梯靠右边”,这是幼儿园就应该了解的常识。但我,作为一个中学生,却忘得一干二净,真是惭愧。但愿后面站着的人没有把我的做法放在心上。

不过,既然手扶梯是单向的,为什么要让出左边的一半呢?两边都站满利用率不是更高吗?

突然,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——原来是一位“上班族”。只见他一手拎着包,一手扶着电梯扶手,气喘吁吁地从左边的通道跑下,很快,便消失在月台深处。

原来如此,香港人的守秩序是为了有需要的人。

电梯虽小,却折射出人生百相。

换乘

“金钟站到了。”

透过车窗望去,外面黑压压地挤了一群人——想必这里应该是繁华地段吧。

车门开了,车厢里的人涌了出去。但奇怪的是,他们并没有跑向楼梯或电梯,而是跑向了对面的一辆列车。

按照内地人的思路,两辆相对的列车理应是开往相反方向的。难道很多人都坐错车了?要不怎么都想往回走。我顿生狐疑。

仔细端详对面的那辆列车,无意间,我发现了一个奇怪之处:那辆车和我乘坐的这一辆根本就不是同一条线路的!这也太奇怪了!

但仔细想想,这样的安排似乎也有他的合理之处。

这里是靠近市中心的地方,客流量大,每天都有几百万人次的换乘量。把两条人们常坐的线路靠的近一点,从一定程度上可以减小换乘带来的麻烦。况且,坐错车的人只是极少数,的确没有必要把两条相反方向的线路靠在一起。

繁华的都市,竟然也粗中有细,实为可贵。

路人

“劳驾……请问皇后大道东怎么走?”

香港小巷密集,巷与巷之间又没有什么突出的不同之处,因此一不小心就会迷路。

听说香港人有些排斥说普通话的游客,因此不会说粤语的我一直都不敢问路。但走到这个十字路口,我再也坚持不住了,只靠硬着头皮去问路。

眼前的这位阿姨大概三十岁出头,拎着包,好像是一位刚下班的白领。她先是用奇怪的眼光打量我,看得我暗暗不安。几秒后,她终于开口了,用的是不很熟练的国语:“皇后大道东这么长,你具体要去哪?”

这可把我问住了。“嗯……只要到那就行了……我只是想去走走。”

这时,路对面的信号灯变绿了。我心里“咯噔”一下:不好,“救命稻草”可能要走了。可幸运的是,阿姨并没有要走的意思。她先问我有没有地图,在昏暗的路灯下,她艰难地从地图上找出了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。接着,她开始详细地讲解路线:需要乘哪些地铁,出了站后应该怎么走等等。经过了近5分钟的讲解,我终于把路线弄清了。

“你会不会坐地铁啊?”临走前,阿姨还问我。

“嗯,会的。我就是搭地铁来的。谢谢!”

这时我才发现,对面的红绿灯已经变绿了两三次了。这要是在内地,对方非咒死你不可。

还好,我在香港迷路了。

反思

都说社会主义社会比资本主义社会优越,但我一路走下来,却并不这么认为。

看来,经济高速发展带来了很多问题。古老的中国,年轻的中国,还有许多地方需要学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