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一次站在这里,我却发现早已没有了熟悉的感觉。一切都是那样陌生:长年累月的雨水冲刷,使原本灰色的墙面变得愈加晦暗,有几处墙皮脱落了,酷似一张布满皱纹的老脸;门前,野草肆意地疯长着,没过了缩在墙角的那根水管——记忆中它一直在渗水,却不知何时被修好了,只留下了一圈丑陋的青苔,像是对这十年光阴的一个标注。

这里的一切,就像是被人遗弃了。四周站着的那一圈高楼,无时无刻不在表达着对这角隅的不屑——就像长辈们对待无知的孩童一样。
而事实上,这里比周围的一切都要年长。

时光上溯十年,那时,我居住于此。那时,还没有周围这一切。

曾记得,在不远处的那块菜地,我和小伙伴趟过泥水,猫着腰在捕捉小鱼小虾。柔软的泥土记录这我们的足迹,竹架上的蔬果聆听着我们的欢笑,就连那不知名的虫儿,也哼起歌为我们助兴。

曾记得,在屋后的那片小树林,上演过一次又一次的“探险之旅”。不畏阴暗,不惧神秘,只求抵达尽头时那种大汗淋漓的快意。

曾记得,在楼顶的天台,我第一次仰望星空。夏夜的风吹起架子上的藤蔓,吹拂着我的脸庞。和着如水的月光,四周的一切就像仙境般梦幻。

这里,有着我童年的所有回忆。

可如今,这一切都像是未曾发生过。这里,也未曾记得。

十年,很长,长得足以让一个人,去遗忘一个地方。

再一次遇见他,没有太多的喜悦,只是相视一笑,随即,便陷入了沉默。

比起上一次相遇,他又有了一些变化,整个人显得更加成熟了。但与此同时,一种未知的像雾一样的却在我们中间弥散开来,凝固着空气,窒息着心灵。

我竭力搜寻着话题,想要打破这恼人的尴尬,但却徒劳无功——真的没有共同语言了,毕竟在新的环境里,我们都有了新的爱好。

真是一个让人迷惑的时代——在这里,共有着美好的回忆,却也无法维系十年的友情。

在那人生的上古时期,他,是我最好的朋友,一起逃过课,在小学边上的山坡尽情地疯玩;一起偷过钱,忐忑地在小商店购买垂涎已久的零食。那些年和他,一玩能玩一天,一聊能聊一宿。我们有过争吵,而更多时候,我们亲如弟兄。

记忆中的那些画面,每一张笑脸,每一滴眼泪,都是那样真诚。

只是,曾经的旧知己,最终还是变不到老友。

十年,很长,长得足以让一个人,去疏远另一个人。

十年,真的很长。承载着过去的回忆,有欢笑,有泪水——就像是人那短暂一生的缩影。

人生又能有几个十年?无从得知。

因此,每一个十年都弥足珍贵;每一个十年,都要用心去珍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