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遇到了一道难题。他轻轻放下笔,缓缓抬起了头。无意中,目光触及了她的背影。夕阳透过窗子,给那一隅洒下一片金黄,增添了几分童话般的意境。

他的心动了一下,但很快又抑制住了那种奇妙的感觉。随即,他笑了笑,便埋下头去,继续解决那道艰深的难题。

他知道,这一切,只是为了那个诺言。

他清楚地记得,在早些时候,他和她许下了一个诺言:这三年,我们就把对方当成空气吧,谁也不认识谁。

很奇怪的约定,不是吗?既然是同班同学,抬头不见低头见,又何出此言。

想到这,他竟有些羞愧起来。

而事实上,在更早些的时候,他们的关系并不是这样的——甚至,还是较要好的朋友。在那个遥远的年代,当女孩还未成为少女,他们还曾一起外出学习,一起嬉闹。他俩的相识源于各自父母的同学关系——他很高兴,她也很高兴,自己有这么一个朋友。

是的,只是朋友,不是别的什么——一个令人向往的时候。

上了初中,尽管进了不同的班级,他还是偶尔会去找她。一切依旧。

但不知为何,一些奇怪的话却在班上渐渐漫开,如同疯长的野草。每一次去找她,他都感觉背后有人在窃窃私语,甚至还有几双异样的目光。诚然,在这个情窦初开的年纪,这样的一种关系是很敏感的。

起初,他很反感这些言论。每一次,他都会极力辩解,甚至和对方吵得面红耳赤。可换来的,却是各种鬼脸,以及更加刻薄的话,就像火上浇油一般。

渐渐地,他学会了沉默。为了避开那些讨厌的话,也不再那么频繁地去找她了。

但,不知为什么,这之后每次想起她,心里却多了一些异样的感觉——这在以前是没有的,一种莫名的、不由自主的激动,一种朦胧的依恋——

就像那流言蜚语所说的,他喜欢上她了。

人,真是奇怪的动物。

他不再对那些传言感到愤怒,甚至,还附和起来,公开表露自己的心声——这时,他清楚:这已不再是传言,而是自己真实的想法。

然而,她却在悄悄地发生变化——不知为何,他每次去找她,她却借故不出来。在路上相遇,也不打招呼,没有微笑,宛如陌生人一般。

他很奇怪,却也没多想,大概是有了新朋友罢——人都会长大的。

直到,那个落雨的夏夜。

那天,正是中考放榜的日子,他得知她和自己考入了同一所重点高中,并进入了同一个重点班,很是兴奋。刚想通过QQ为她庆贺,不料却发觉:自己已被她拉黑了。

想起初中三年的种种变化,他再也忍不住了,立即发短信询问她。得到的,却是她冰冷的回复:

“之前我一直把你当朋友,可你却把我们想成某种关系,还到处宣扬。这让我很受伤。我想,我们还是不要做朋友了……”

“接下来的三年,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度过,和你同在一个班,我真的很痛苦。就把我当成空气吧,这样对你我都好……”

他沉默了,回想自己的种种,的确,有些太过分了。但他却不知,这些事,会如此伤她的心。

也好,就让我们彼此当陌生人吧。

夕阳转了个角度,那一片金黄在一点点扩大,但同时也变得更加温柔。

两年了,他们没有说过一句话。

尽管流言蜚语早已不在,他也不愿再与她接触——一切,都是因为那个诺言。

如果不能做朋友,那不伤害对方,也是一种善良。

“之前你们关系不是很好的吗?怎么现在像不认识了一样?”两年来,常有好奇的人问他。

每一次,他都会神秘地笑一笑:

“这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。”

(致:那个被伤害过的她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