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昏睡中惊醒——现在是下午,屋内却很昏暗。屋外,隐约有一阵持续的背景噪音,我拉开窗帘,只见白茫茫的一片。

下雨了,而且是大暴雨。

打开窗,一股辛辣扑面而至——雨和着尘土的气息,再熟悉不过了。伴随着辛辣,一种沁人心脾的清凉涌入屋内,稀释着绿军衣挥发的氨味,一同驱走的,还有午后应有的烦躁。

八月的这里,原来可以不那么热。

一直以为,旱和热是这里夏天的常态。走出机场时,第一感受,也是几天来唯一的感受,便是热——无风的热,黏人;无云的热,灼人。想到将在这样的地方生活,心中顿生怯意——

但现在看来,似乎并不那么糟。

合上窗,雨声再次成为背景音。白色的水汽慢慢爬上玻璃,模糊了摇曳的树,漫水的街,雨中的整个世界。

这一幕似乎很熟悉。

没错,在更早些的时候,当我还在另一个校园时。那是个多雨的城市,雨大而急。记忆中,不知有多少次,也是透过模糊的窗,看着屋外湿透的一切。

面对暴雨,心中有过埋怨,有过恐惧,有过敬畏——但此时,我却体会到了偶遇老友般的亲切。

在陌生的校园,我又遇到了熟悉的雨。

我开始喜欢这里了。